都知道农村人辛苦,特别是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间地头忍受风吹日晒干活的农民,但是同样是农民,这些干农活的农民实际上并不是最辛苦的,在我们皖西大别山区,我认为做这几件事的农民才是最最辛苦的,愿意做这几件事的农村人大多数都是能吃苦耐劳的。

可能很多人会说,屠夫有啥辛苦的呢?杀猪不是屠夫的工作吗?确实,屠夫的本职工作就是杀猪,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过年杀猪是有多么的辛苦,特别是当下的山区农村很少有人养猪的这样的背景下,年轻人更不知道杀猪的累了。

我小时候那会,我们村民组家家户户养猪,到了腊月二十以后,就要找屠夫杀猪,我们三四个村民组所有的屠夫加起来还没有4个人,而三四个村民组家的猪加起来有100多头,也就是从在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里一个屠夫平均要宰杀25头猪,可能很多人会觉得这怎么就是能吃苦耐劳呢?

首先一个礼拜的时间并不是每天都会有人杀猪,比如说我们山区农村过“小年”的时候不杀猪,腊月二十七以后也不杀猪(腊月二十七以后杀猪的很少),所以实际给屠夫的杀猪时间也就5-6天,他们平均一天要杀4-5头猪,这个数字可不小,特别是我们山区农村,过去交通不便,屠夫杀完一头猪可能还要步行一个小时去另一户人家杀猪,所以过去到了杀年猪的时候,屠夫就特别得累,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半夜3点多钟就起来赶去杀猪了,一天要是杀5头猪的话,他们的身上几乎就是湿的(衣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山区农村,很多屠夫杀猪的时候总是不断的咳嗽的缘故。

时间长,耗费体力,还要忍受猪骚味(帮忙清洗猪大肠,给猪头去毛等),一般农村人都做不了这个活,也不愿干杀猪的活,所以我说过年期间杀猪的屠夫是能吃苦耐劳的人。

今天在我们大别山区已经很少能够见到有烧木炭的农村人了,这主要是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但是过去烧木炭的农村人也是最能吃苦耐劳的。

在很多人眼里,用土窑烧木炭并不是难事,实际上这种活也是非常辛苦的,特别是把木柴装进窑里这个活,普通人根本受不了。因为过去我们山区农村的土窑非常小,洞口狭窄,装木柴的时候进入土窑里甚至会感觉窒息,而把木柴装进烧过木炭的土窑里的时候,甚至里面的余温会让人汗水直流,一般人在这种密闭的狭窄的环境里待几秒钟可能都受不了,但是烧窑的人在装柴的时候,经常是在里面待个把小时,所以我说过去用土窑烧木炭的人也是最能吃苦耐劳的人。

砍树这件事对于山里人来说,可能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今天的山里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件辛苦的差事,这也是为什么如今山区农村极少有人自己砍伐树木,砍伐毛竹的缘故,因为做这件事实在是太辛苦太累了。

首先砍树或者说砍伐毛竹是具有一定的风险性的,特别是砍伐大树的时候,如果不小心经常会发生意外,而砍伐毛竹这样的“小树”虽然看起来轻松,但是砍伐的人也经常会被锯子弄伤,所以很多山里人都不愿意自己砍树或者砍竹子,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雇人砍伐树木。

其次,砍伐树木也是很耗费体力的活,一个油锯十几二十几斤重,砍伐工人要用它连续不断地在树林里锯树,普通人根本没那个体力坚持一天,而且在我们山区农村,帮别人砍树砍伐毛竹还需要把这些木材或者毛竹运送到公路旁,如果是人工扛得话,今天没几个年轻人能够干得了,因为在山里崎岖的小路上,很多年轻人连走路都走不稳,更别说肩膀上负重100多斤了。

所以说在我们山区农村,帮别人砍树这也是非常辛苦的活,愿意做这些活的人也是最能吃苦耐劳的人。

正是因为帮别人杀“年猪”,烧木炭,帮别人砍伐树木这些活特别累,特别辛苦,所以在农村愿意做这几件事的农村人并不多,过去愿意做这些活的大多数都是在村里挣不到钱的,所以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愿意做这些活的,而正是因为此悄悄说明了干这些活的人都是能吃苦耐劳的人,因为普通农村人都不愿意做。

Tags:
在我们山区农村愿意做这几件事的人都是能吃苦耐劳的人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