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釉是元代景德镇成功烧制的一种高温色釉瓷器。其特点是种色纯净明亮,有如蓝宝石般晶莹、光艳夺目。它是以一定量的含钻物质作为着色剂掺入釉中在高温下烧制而成。釉面均匀净雅。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件元青花梅花纹三足炉,凝重端庄,釉面肥厚光润,白中泛青,画意生动自然。作为领衔后世的元青花,这件与元青花凤穿花纹玉壶春瓶,元青花云龙纹罐,共同在国家博物院熠熠生辉。

青花瓷作为一种釉下彩绘瓷器,原料和烧制技巧成为了关键。江西景德镇,作为中国的“瓷都”,所造之物成为了各时期的主流。元朝时期“浮梁瓷局”的设立让国内最杰出的艺术工匠聚集于此,烧制出最精美的瓷器,也为之后的景德镇烧瓷之路打下了更深的基础。 “苏麻离青”又称为“苏泥勃青”,这种钴料的产地在波斯一带,元朝开放的通商贸易将这种进口钴料传入中国,并使用它来烧制极其精致的青花瓷器。这种青料的含铁量高,含锰量低,所以也称作“高铁低锰”料。氧化铁在还原焰中烧成呈黑色,氧化锰呈紫红色,因此元青花中的青蓝色里附着有较为明显的黑色斑迹。青花呈色浓翠,用料有致,烧制颜色带有层次,纹饰立体鲜明。此双管执壶色泽沉稳典雅,花式纹样饱满活泼,加之保存完好,同类造型器流通较少,亦是元代青花之典型代表

本品盘口束颈,直颈优美,肩部两侧分别有双管排流,圆弧腹。通体施白色透明釉,釉面光洁莹润,釉色微微泛青,器身通体绘有五层纹饰,皆以釉下以青花为饰,自上而下分部,器身纹饰层与层之间用双弦纹分隔。口沿一周绘回型纹,肩部为卷草纹,腹身绘缠枝梅花纹,梅花纹犹如寒冬一剪梅,初晴枝上露芳菲,淡淡幽香,缕缕销魂,风姿典雅。近足处绘制元代青花器典型莲瓣纹一周。这种多层级装饰加上自然流畅的绘画线条,为典型元青花的装饰、绘画风格。

通身内外施釉,白中带青,积釉处呈现鸭蛋青色泽。青花发色深沉,浓重钴料所产生的铁锈斑痕迹处亦是元青花精髓。在造型上,其执壶排口以双排管设计,在技术和设计上参考了宋代执壶的工艺和技术传承。与之相对的是以虾的造型来作为壶系,娴熟地利用虾背上的空间以青花料绘制出虾背上竹节状的外壳,在整器的观感上上可谓生动传神,壶系虾的造型跟梅花的安静形成动静结合的艺术造诣,在器型上实为罕见。

这样造型的器物又称之为「军持」, 是梵语的音译。最初是印度的一种日用品,其后佛教徒赋予其宗教意义,于隋唐时期跟随着佛教传入中国。最早期是僧尼蓄水之用,在南朝高僧法显的《佛国记》中曾经提过他随身携带军持,因此军持亦成为佛教神灵的手持法器。早期多见为金属器,唐至宋元时期,随着制瓷业的不断壮大,瓷质军持造型器开始出现于南北方的各大窑口之中,加之当时与海外的贸易繁荣,瓷质军持亦有生产作出口之用,这样的器物大多数用于宗教礼佛和净手之用,因此它被认为是一种极为纯净的象征。

作为我国创烧的瓷器品种,不同年代的青花瓷器融合了多种的制作工艺,是文明古国对于瓷器烧制发展的集中体现。据专家分析和数据记载,青花瓷器始烧于元朝中期,随着烧制工艺和原料的不断发展和研究,到了元朝后期为元青花烧制的鼎盛时期。元青花在中国瓷器发展史中的地位和角色是至关重要的,在全球尤其是国家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十三世纪起,蒙古的兴起打通了中国与西方的道路,元朝陆续征服了欧亚民族,打开了海外贸易的市场,中、西文化上的不同通过贸易相互产生了影响,元朝皇室对于宗教信仰的浓厚兴趣,令教与中华文化艺术结合在这一时期得到了发展。此发展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青花瓷器。据现有藏品记载,目前世界上馆藏元青花最多的是土耳其托普卡帕皇宫和伊朗国家博物馆,在日本的部分博物馆和私人收藏中也藏有悉数精品元青花瓷器。

寒冬数枝梅 为有暗香来 罕见元青花梅纹喷巴壶鉴赏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