釉上彩瓷品种,它是用红、绿彩料在已烧好的白釉成品瓷上绘画纹饰,再次入窑后以800℃左右的低温焙烧而成,是典型的二次烧制产品。与金、元时期北方生产的釉上五彩瓷器所不同的是,元代景德镇烧制的红绿彩瓷中没有使用黄彩,所以红绿彩与传统的五彩略有差别,属于“五彩”的一个衍生品种。景德镇窑烧制的釉上彩瓷根据实物资料可追溯到元代后期,红绿彩即是当时所创烧的新品种,所以,称其为“景德镇早期五彩”不足为过。由于纹饰中大面积的使用红彩,故而日本学者也形象的称之为“古赤绘”。 上个世纪国内外的古陶瓷学者关于对景德镇窑烧制红绿彩瓷的起源,还知之甚少。历史文献与传世实物的匮乏,使得景德镇早期五彩的研究长期处于混乱,且模糊的边缘课题。由于红绿彩瓷是元代景德镇窑业烧制的一类特殊的品种,80年代上海硅酸盐学会出版的《中国陶瓷史》对这个时期的彩瓷未作任何提及,其稀少状况可想而知。

明初,曹昭在《格古要论·古饶器》中提到:“古饶器,出今江西饶州府浮梁县……有青色及五色花者,且俗甚”。此书著于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文中这种被称为“五色花”的器物,为我们后世探寻元明交迭时期景德镇烧制五彩瓷器的踪迹提供了线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陶瓷界鉴定泰斗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就曾对于景德镇早期五彩瓷的起源开篇立论,剖析了收藏在日本的几件元末明初五彩器物,并引用了北京、杭州地区发现的两片珍贵的红绿彩瓷标本,使得元末明初景德镇早期五彩瓷初露端倪。而后的十多年间,国内文博学者们相继展开了关于元代及明早期釉上五彩瓷器课题的研究。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首次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王朝,统治者为蒙古孛儿只斤氏。定都大都(今北京),传五世十一帝,享国98年。元朝政体混乱、汉化迟钝,鲜有建树,但在瓷器方面却烧制了众多辉煌灿烂的艺术珍品。元代生产瓷器种类主要有单色釉瓷和釉下彩绘瓷,其中单色釉瓷包括青白瓷、白釉瓷、蓝釉瓷、红釉瓷,釉下彩绘包括青花和釉里红,还创烧了以枢府瓷为代表的卵白釉,最著名的当属青花瓷、祭蓝与釉里红。此外龙泉窑、耀州窑、磁州窑、吉州窑、钧窑、建窑等南北窑场在继承南宋(金)的基础上继续延烧。

在众多元代瓷器中,有一种瓷器由于存世量极其稀少,国家各类博物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收藏到一件完整的实物,体制内的考古也只有挖掘到零星残片,实在没有实物可供研究,近几年民间有零星现世,却得不到体制内专家的认可,反而成为深藏闺阁的遗珍得不到重视。

其实古人早就在不同时期记载了元代红绿彩的存在:元人蒋祈所著《陶记》中有关于元代“青花、红绿古彩、五色花、炝金”的记载;明初曹昭《格古要论·古饶器》卷也有“新烧者足大;素者欠润,有青花及五色花者”的记载,从而使人们能大致一窥釉上彩瓷器这一新的装饰技术在元明时对景德镇产生的影响;《至正直记》卷1中也谈到“红绿古彩古来有之,金以来时为上物,多定烧、限烧为上用,非市烩所能得也。”这样看来,红绿彩之珍贵程度在金代就可见一般了!

元代红绿彩瓷器当代最早被公开披露的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一只元代红绿彩狮球纹玉壶春瓶,大多数中国人得以知晓它,是因为这件公开披露的馆藏实物,刊登在日本出版的《世界陶瓷全集》中。此外,日本的根津美术馆还藏有一只红绿彩宝相花纹玉壶春瓶;这是人们认识元代红绿彩瓷不可不知的物证展示。

日本研究者是这样认为的:“纹饰中互相独立的变体莲瓣带有元代风格,而蕉叶中茎双线勾成且不填色又有明代特征,因而属元末明初作品。”

当这本画册出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古陶瓷鉴定专家耿宝昌先生眼前时,耿先生认定:这是生产于元代的红绿彩瓷器!

这是自明代曹昭之后500多年间,世界上有权威人士再一次公开肯定确认元代的红绿彩瓷器。耿先生的这一明辨,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但是1993年,由国家文物局主持编纂的《中国陶瓷》出版发行,直到这时,在这部官方权威部门推出的、作为培训中国文物专业工作者的古代陶瓷史教科书的元代瓷器章节中,只字未提元代的红绿彩瓷器。

究其原因,依然是官方器重的文博专业体系的专家学者们,他们谁也没有实物见过元代红绿彩瓷器的实物,谁也不知道它们曾经存在,对日本及中国民间收藏到的元代红绿彩瓷器视而不见,僵硬、固步自封思维仍然浸淫着这帮文博体制内的学者专家们。

其实元红绿釉上彩瓷器,并非天生具来之物,通过研究、观察金代的磁州窑、南宋吉州窑釉上彩瓷,可以发现,他们之技术上有诸多共性或关联,可以断定,元代的红绿釉上彩瓷,是瓷器工匠在前朝技术基础上发展与传承,才烧制出具有元代风格的釉上红绿彩瓷。

下面图示的是日本收藏的元红绿釉人物故事纹梅瓶、鱼藻纹玉壶春瓶。(图片来自网络)

许多资料都已经表明元代景德镇已经开始烧造红绿彩瓷器,元末明初曹昭所著《格古要论· 古窑器》曰 “御土窑者, 体薄而润最好,有素折腰样毛口者,体虽厚且润尤佳,其高于定。元朝烧小足印柱者, 内在枢府字者高。新烧者足大, 素者欠润, 有青花及五色花者,且俗甚矣。”

其五色花应为当时元代的釉上彩,1981年景德镇元代后期灰坑出土一红绿彩残片。香港东方陶瓷学会藏一件红绿彩折枝菊纹印花碗以及落马桥、戴家弄出土的具有元代特征的红绿彩瓷器

此时红绿彩的装饰手法与金代磁州窑生产的红绿彩瓷器的装饰手法相似,皆以红色勾画主题图案绿色和黄色填涂花叶之类的,所谓的“画红点绿(黄)”的装饰技法。

落马桥明初窑业堆积层出土红绿彩把杯残片与东方陶瓷学会所藏的红绿彩碗菊纹绘画和红绿彩使用技法十分相似,成都下东大街遗址出土的红绿彩碗残片同样具有元代风格。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红绿彩牡丹狮子纹玉壶春瓶为十四世纪后半期,器形厚重与明初釉里红玉壶春瓶相似。明代早期的玉壶春瓶保留了元代一些厚重古拙的风格,尤其在民窑上更为明显,造型粗犷,腹部较大。细颈、梨式腹、撇足,典型明代早期玉壶春瓶造型。装饰红绿彩的玉壶春瓶造型不异于装饰青花与釉里红的玉壶春瓶。元末明初红绿彩纹饰:狮子绣球纹、一束莲纹、缠枝花卉纹、卷草纹、卷云纹、连钱纹、蕉叶纹。

元代景德镇开始出现在高温白釉上用红、绿、黄等彩勾画出纹饰,再入窑以800℃左右的低温烧成。元代红绿彩存世极少,目前已知的传世器如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的红绿彩狮子戏球纹玉壶春瓶和根津美术馆藏的红绿彩宝相花纹玉壶春瓶,其余偶见一些小件多为海外公收藏,国内标准器和考古出土器极匮乏。

元人蒋祈在《陶记》中曾提到当时瓷器装饰技法“印花,画花,雕花之有其技”及关于元代“青花、红绿古彩、五色花、炝金”的记载,元末孔齐的《至正直记》卷一中也谈到“红绿古彩古来有之,金以来时为上物,多定烧、限烧为上用,非市烩所能得也”,明人曹昭《格古要论》卷七古饶器条:“古饶器出今江西饶州府浮梁县……有青色及五色花者……又有青黑色戗金者多是酒壶酒盏甚可爱”, 清人蓝浦在《景德镇陶录》中曾记载:“元之进御器,民所供造者……式多小足印花,亦有戗金五花者”。元代五彩瓷制品至今的考古研究成果还相当贫乏。为了展现元代景德镇瓷业的整体风貌,兹特举几例,供同好进一步研究与探讨。

这件玉壶春瓶,高25厘米,从胎釉、造型到纹饰都具有元代瓷器的特征。首先通体白釉泛点青色;造型上瓶的口部撇度大,颈较细,腹部下垂为元代玉壶春瓶式样;瓶体绘多层纹饰,有蕉叶、古钱、云头卷枝、上仰莲瓣等,都是元代青花中常出现的装饰纹样;近底处上仰莲瓣一周,花瓣间不相连有间隔,又是元代纹饰绘画的方法;腹部狮子戏球纹,狮子犹如中国的舞狮,很有情趣,画面间加绘许多珍宝如象牙、银绽、方胜、珊瑚等,也是元代瓷器常出现的装饰。红绿彩狮子戏球瓶可以说是一件典型的元代釉上彩瓷器。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收藏界的立场,也不代表收藏界的价值判断。

浅谈元代的红绿彩瓷器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