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安徽一位90后美食博主准备在旧书网上买食谱,意外看到了一份在售的烈士登记表。因为也是烈士后人,他花1500元买下了那张登记表和一张遗照,并决定要交还给烈士家人。根据登记表上几十年前的地址,他奔波千里赶到湖南怀化。幸运的是,他很快找到了烈士后人,将登记表和遗照交还给他们。这一段寻找烈士后人之旅也被他发布到短视频平台上,播放量近千万,获得近百万点赞。

今年27岁的徐志辉是安徽阜阳人,既是一位种了十几亩地的年轻农民,也是一位有几十万粉丝的美食博主,网名叫“杰克辣条”。

去年11月份,徐志辉准备在某旧书交易网站上买一本食谱,在找书的过程中,却看到另一个吸引他注意的物品,那个被挂网交易的是一张烈士登记表和一张照片。“我也是烈士后人,我爷爷的哥哥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牺牲了。”徐志辉告诉记者,那个在旧书交易网上售卖的烈士登记表和遗照标价1500元,他认为这样的物品不应该拿出来售卖,他一开始联系了售卖者,询问物品来源并表示可以帮忙找烈士家人,但并没有获得回复,后来不得已还是花1500块钱买了下来。

几天后,徐志辉就收到了那份烈士登记表和照片。登记表上记录的烈士姓名叫田春山,35岁,籍贯是“湖南省怀化县泸阳乡九农会五组富角溪”,1949年11月参军,1951年7月23日在抗美援朝“铁原阻击战”中牺牲。照片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位应该是田春山烈士。一开始,徐志辉不知道这张登记表和照片是不是真的,但他想,如果是真的,应该交还给烈士家人。为此,徐志辉特地买了两本关于铁原阻击战的书,来查阅相关资料。

同时,徐志辉在中华英烈网上搜索田春山,同名者中确有一位烈士是湖南怀化人。信息中显示,这位烈士出生于1924年,1951年7月在朝鲜江原道铁路东郡作战牺牲。虽然从烈士牺牲时的年龄上看,两位田春山相差了好几岁,但徐志辉此时心中已隐隐觉得自己买的那份烈士登记表是真的,“田春山”确有此人,找寻烈士家人也成了徐志辉的心愿。

徐志辉的父母在外打工,他自己在阜阳老家种了14亩地,种小麦和玉米。今年6月中旬,忙完了小麦的收割,把玉米种下地后,徐志辉决定趁着农闲时间,去一趟湖南怀化,寻找烈士田春山的家人。

他先在地图上查询了“湖南省怀化县泸阳乡九农会五组富角溪”这个地址,并没有找到叫富角溪的村子,只搜到了在湖南省怀化市中方县卢阳镇有一个水库叫富角溪水库,地址相近,徐志辉决定去碰碰运气。

从安徽阜阳去湖南怀化,路程约1000公里。6月14日凌晨四点多,徐志辉起床赶往阜阳火车站,他已经购买了去往怀化的火车票,中途在江西南昌转车。早晨六点多钟从阜阳火车站出发,徐志辉到达怀化南站时已经是傍晚6点多。休息了一晚后,6月15日,徐志辉在怀化当地租了一辆车,赶往富角溪水库。

徐志辉说,他去之前已经做好遇到困难的准备,但没想到,他却十分幸运。徐志辉当天到了富角溪水库的坝埂时,遇到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爷,老大爷姓周,今年80多岁了。当徐志辉询问大爷附近是否有个叫富角溪的村子,是否知道一位叫田春山的烈士,周大爷肯定的回答让他感到十分惊喜。当徐志辉拿出那张登记表和照片时,周大爷很快就认出照片中左边那个人就是田春山烈士。“当时觉得很幸运,没想到刚到那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周大爷,而他正好就认识田春山烈士。”徐志辉对记者说。

周大爷比田春山小十多岁,他记得村里有几个人当年参加了抗美援朝,其中就有田春山,他小时候还见过他。周大爷告诉徐志辉,田春山没有结婚,母亲和哥哥都已经去世,只有侄儿还住在村里。随后,他带着徐志辉来到田春山侄儿的家,但家里没有人。徐志辉留下了自己的电话,暂时回到了怀化城里。

当天晚上,徐志辉接到了田春山侄儿妻子的电话,说她的爱人生病了,在医院化疗,第二天要去城里的医院接他回家。徐志辉和她相约第二天一起去接人。

6月16日上午,徐志辉见到了田春山的侄儿夫妻两人,他们一同到医院附近的怀化市鹤城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查询田春山烈士的情况,一位工作人员在一份花名册上查到了田春山烈士的信息。“田叔叔出生的时候,田春山烈士已经牺牲了,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叔叔。”徐志辉告诉记者,他将那份登记表和遗照都交给田叔叔,这一趟奔波千里的心愿终于完成了,当天下午他启程赶回阜阳。

6月30日,徐志辉将自己的怀化之行剪辑成了一段10多分钟名叫《寻找田春山》的视频,发布在了他的B站和抖音等视频平台上。徐志辉在各网络视频平台的粉丝有几十万,截至目前,《寻找田春山》的播放量已经达到上千万,徐志辉的行为获得不少网友的点赞。

7月11日,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联系到湖南省怀化市鹤城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时是他接待了徐志辉和田春山的后人,帮助他们查询到田春山烈士的简单信息,但泸阳镇位于中方县,他们并没有更详细的信息。该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徐志辉从安徽千里迢迢到湖南寻找田春山烈士的后人,这样的行为值得赞扬。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怀化市中方县退役军人事务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也知道徐志辉来寻找田春山烈士后人的事。他表示,他们也有田春山烈士登记表,但只是复印件,徐志辉送来的那份登记表可能是原件,比较珍贵。该工作人员表示,那份登记表为何会被人拿到旧书网上销售目前或许已经无法查实,他认为烈士登记表不应该被拿来出售。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在某旧书网上搜索“烈士登记表”,显示有50多个产品在售,其中最贵的甚至挂价5万元。

“谢谢小徐跑这么远给我们送来照片。”7月11日下午,田春山烈士的亲属在电话中向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记者表示了对徐志辉的感谢,她还告诉记者,近日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到家中看望了他们。

“我今年27岁,田春山烈士牺牲的时候也是27岁,我爷爷的哥哥在战场上牺牲的时候也是27岁,这也许是一种缘分吧。”对于徐志辉来说,“寻找田春山”之旅让他收获了重要的精神财富,有很特别的意义。

新安晚报、安徽网、大皖新闻有奖征集新闻线索,可以是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一经采用将给予奖励。

报料方式:新安晚报官方微信(id:xawbxawb),大皖新闻“报料”栏目,视频报料邮箱(),24小时新闻热线

如文中采用图片无法联系上作者,请通过与本网联系,提供姓名、联系电话、银行卡号、开户行信息和地址,以便支付稿酬。

Tags:
安徽90后博主花1500元买下烈士遗照 奔波千里到湖南寻找烈士田春山后人

admin

Leave A Comment